Site Loader

《仙剑奇侠传6》可能是《仙剑奇侠传》系列作品最关键的一部作品了,姚仙对其倾注的力量可见一斑。

今年对《仙剑奇侠传》系列是不平凡的一年,除了《仙剑6》在暑期上市之外,影视作品、手游等等也纷纷亮相,而“仙剑”也无疑是国内顶级IP,然而从现状来看这一IP并没有发挥最大的效果。现在有媒体对姚仙进行了专访,让我们来看看姚仙与仙剑之间的故事吧。

从高峰到低谷

1995年夏,26岁的姚壮宪主导的《仙剑奇侠传》在台湾正式上市,第一天就把准备好的一万份拷贝销售一空。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款游戏都是其他中国单机RPG难以逾越的高峰。它让人们看到中文游戏的可能性,看到纯中国题材游戏的可能性。

姚壮宪于是被称为“姚仙”。但其实仙剑并不是他第一个成功作品——1989年底,他还在学校里就完成了自己第一套游戏《大富翁》的开发,并以此作为敲门砖,加入了大宇资讯。

仙剑和大富翁获得成功后,大宇嗅到了大陆市场深不见底的机会。2000年,姚壮宪主动请缨调到大陆,带着团队里的几位同事来到北京,设立大宇在大陆的子公司:软星。“其实当时也是刚失恋啦。”姚壮宪承认,除了骨子里的冒险血
液,情感受挫也是让他主动申请来大陆的原因之一。

跟着姚壮宪从台湾总部来到软星的,除了人,还有IP。仙剑和大富翁两个IP的开发主导权,逐渐转移到北京软星和后来成立的上海软星。

这期间有不少波折。原仙剑的开发团队中,除了被姚壮宪带来大陆软星的部分人员,还有一些部分留在了台湾总部。双方都对仙剑IP的后续开发权志在必得,也因此产生了严重的内耗,甚至一度有两岸分别开发下一代仙剑单机的奇葩状况。但经过一些拉扯后,最终仙剑的
IP 还是回到了软星手里。

也是在这些年里,在一边和总部僵持仙剑正统续作的归属时,北京软星开发了像《仙剑客栈》这样的衍生作品,并取得不错的口碑。但这个系列自2001年上线以来,一直也只有单机游戏,直到最近。

这也是仙剑系列发展的缩影。受限于软星自身的财力,以及与台湾总部之间的内耗,大宇软星没能抓住当初的机会,将好的游戏IP转制成泛娱乐链条上的其他好产品。

“其实像仙剑一的电视剧15年前就在找人拍了,但是到11年前才有人拍。动漫我们也十几年前就在做了,但是做得不好。”当聊到为什么错过了那些机会,姚壮宪说到。

在只有单靠单机游戏一条腿的情况下,生存就变得很困难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国内单机游戏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的?”我问。

“从来就没有过。”姚仙摇了摇头,“它从来就是一个辛苦行业。要说比较好,只能说是 2000年之前,在局部地区比如台湾,还不错。”
还不错也不是因为市场好,而是成本低。“其实当时销量比现在还低,能卖个十万套就很高兴了。售价也比现在还
低,30块什么的。但是研发成本很低,所以能养活自己。”在单机,研发成本占绝对大头,一旦成本上涨,就没有太大空间了。

这也是为什么国内游戏行业的价值观是由网游主导的。单机太苦了,人才纷纷挑往网游行业。而用户方面,在网游的不断教育之下,中国玩家已经默认了“游戏免费、道具付费”的模式。这对需要先收费的单机,又是一重打击。

偏偏就在网游接过接力棒的那几年,大宇缺席了。更可惜的是,曾经他们离回合制网游,近在咫尺。

2002年开始,大宇曾帮日本游戏开发商艾尼克斯代理运营过《魔力宝贝》长达四年。这是最早的一批回合制网游之一,市场反响热烈。“整个大宇里相当多的运营、研发
人员都参与了这个项目,我们非常了解这套游戏。包括之后怎么往下改才更适合国内市场,我们都很有把握。”要开发和运营针对国内的下一代魔力宝贝,似乎没有
人比大宇更具资格了。

然而在艾尼克斯拒绝将魔力宝贝下一代产品的开发和运营权交给大宇之后,这些积累瞬间变得没有价值。“他们什么都不给你。我们提出合作下一代,他们不愿意,一定要日本那边自己开发。”

和艾尼克斯合作的终止,公司失去的不仅是“摇钱树”:双方签订的合约中包括终止合作后一段时间内不能开发同类竞品的协议。为了避免侵权,大宇一直没敢碰回合制。这也是为什么历代单机都是回合制的仙剑,在第一款网游上却没有采用回合制。这段关系里,除了“打工挣外快”,大宇没能留下更多东西。

大宇没做的事,被网易做了。2004年推出的《梦幻西游》继承了魔力宝贝的许多玩法,包括Q版回合制和一些设定等特点,并加入许多本地化创新。时至今日,梦幻西游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网络游戏。据官方数据,刚于三个月前推出的梦幻西游手游,有着2000万的注册用户,和最高204万的同时在线。

“如果当初仙剑的任何一代做成回合制的网游,在十年前推出,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追赶

“但是过去的,也都来不及了。”现在已经46岁的姚仙说到。

不可否认,仙剑等IP的影响力正在降低。所以现在的大宇必须做更多的事情,才能追上当初失去的。

错过端游的大宇,不能再错过手游了,《仙剑客栈》的手游只是其中一个动作。仙剑手游和大富翁手游,都在开发中,其中和网易合作的《大富翁9》手游会在马上到
来的暑假做内测。“前面大概三分之二是我们自己开发的,后来网易找到我们,说愿意参与后面的优化等工作,我们也挺信任网易的,就达成了合作。”

除了自己研发,近年来,大宇也把一些有价值的IP授权给其他厂商开发相关游戏。早些时候,他们将仙剑奇侠传的 IP
授权给了腾讯、中手游等厂商,推出相关的手游,其中腾讯推出的仙剑卡牌游戏表现优秀。

这几年,IP的价值起来了,通过对外授权,大宇能将手里头的IP直接转化为收入。“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无小补了。”姚仙说。这也许会给外界一种过度开发IP的感觉,但大宇确实需要这些钱。

而当网游、手游和授权IP负责挣钱养家,单机游戏则要负责貌美如花。

新一代仙剑单机《仙剑奇侠传6》计划在7月份上市。“画面效果、表现力、游戏性肯定比上一代高,但销量不敢说会比以前高。毕竟市场往下走,我们不能指望奇迹发生、逆势向上。”

“但还是得做,不然对不起仙迷。”在我问出“那为什么还要做单机”之前,姚仙说到。

对质量的自信,正是因为在过去两年半的开发期间,IP授权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如果仅靠研发经费,早就花完了。”姚仙说,单机可以不挣钱,但得把成本补平。而下一代的开发成本往往比上一代更高一些,这部分的
缺口,就靠IP授权来填补。“现在我们还不能把单机当成一个宣传片去做,说单机不挣钱,只为了扩大影响力。大宇目前还远达不到这个财力。单机本身还是不能赔钱。”

那如果财力到了那个水平,还会好好做单机吗?

“其实我现在就可以打包票说,无论网游手游做得怎么样,我们都不会放弃单机。但说这个话其实有点脸红,不是说我们不一定做得到,而是我们现在连网游成功的边都还没沾上呢。”

做单机和做网游,在姚仙看来并不互斥。“大宇曾经很长时间只剩单机一条线还能支持,做网游的很多部门死的死,伤的伤,这并不是一个健康的模式。只靠单机一条
腿走路是不行的。”有一两个网游、手游能够持续贡献收入,而每隔两三年能有一套单机带出一个新的故事,两者有联动、有配合,这才是姚仙心目中的完美模式。

目前他还没有看到哪个厂商成功做到了这件事:“剑网其实当初有这个条件,但是网游起来之后他们就把单机搁下了。也挺可惜的。”

除了游戏,大宇还需要在更多的载体上,寻找更多联动配合。

网剧,是大宇用来发现更年轻的新用户的手段。这几年,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等新兴大 IP
的兴起,大多都是从网剧开始。而比起唯美甚至虐心的《仙剑奇侠传》,更为轻松欢快的支线 IP
《仙剑客栈》明显更适合网剧这种载体。《仙剑客栈》的手游和网剧同期上线,也是一个新尝试。在泛娱乐整合、多屏整合的趋势下,影游联动似乎更能取得好效果。

培育像《仙剑客栈》这样更有机会获得年轻人青睐的新 IP,是大宇今年的主题之一。但仙剑母体 IP、大富翁
IP,也都会各自选择最合适的载体往泛娱乐产业里钻。拖延多时的仙剑大电影应该在年内会开拍,而新的仙剑电视剧会在6月底开拍。他们也正在和上海新文化讨论将大富翁搬上大荧幕的可能性。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